上海农产品行业云 >  从每斤5分到2元,甘蓝的“漂流”升值记

从每斤5分到2元,甘蓝的“漂流”升值记


田间地头:一斤甘蓝产地收购5分

6月正是甘蓝、洋葱等蔬菜的收获季节。记者在蔬菜主产区山东省青州市何官镇戴楼村看到,成片的甘蓝不是烂在地里,就是被砍了喂羊。

“往外卖一斤只有几分钱,还不如打烂在地里,来年还可以当肥料。村里也有人砍了喂羊。 ”种了30年蔬菜的刘旺林说。今年他种了3亩绿甘蓝,“每斤1毛5分钱才能保证不赔钱。可是到了收获季节,5分钱一斤都没人要。 ”

菜价影响了再生产的积极性。“现在我们是拔一个大棚,空一个大棚,不敢再种了。”戴楼村村民戴明之说:“种大棚还不如啥都不干,像我们这样忙活半天还赔钱,太不划算了。”

从经纪人到批发市场:装卸、运输、场地租赁、园区管理费一个不能少

蔬菜成熟采摘后,从菜农手中大多流向下一个环节——村里的蔬菜经纪人。他们一般在收购价的基础上每斤加3分钱后,送往大型蔬菜市场或者大宗采购商。

在寿光农产品物流园,专门从事甘蓝买卖生意的程焕杰说,“现在农民白送我2000斤甘蓝我都不要。 ”程焕杰算了一笔账,“还没往外卖呢,已经涨到一斤最少2毛钱了。 ”

除了上述费用,人工装卸和运输等成本也不少。潘民是一名大宗蔬菜收购商,在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联系货源和收菜,配送到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。“菜可能不值什么钱,但人工装卸、运输、场地租赁、园区管理费等省不了。如果是叶类菜、辣椒等,还得加上损耗的费用。 ”潘民说,折到菜价里,每斤得加4毛钱才能保证不赔钱。一车菜10几个品种,每次都是有的菜赚,有的菜赔。

潘民的运输车到北京,货主刘建明一边指挥工人卸车,一边说,随着季节、卡车载重量不同,进门费从500元到1500元不等。还需要支付卸货的工人。另外,他每年给市场缴纳各种管理费等近4万元。他说,“这一车七八个品种的菜,每斤得加2毛钱往外卖才够本。 ”

从批发市场到餐桌:大型超市加价约零售的50%

从北京新发地市场出来,甘蓝的价格已经涨到一斤约七八毛钱。这些菜将流向下一级批发市场、大型超市、社区便利店等多个不同的方向。

超市供货商从北京新发地市场批发蔬菜后,一般每斤加价2毛钱左右,再配送到大型超市。大型商超的场地租赁、人员工资、税收、水电费用比较高,蔬菜损耗大。刘建明说,“一般来说,大型超市会加价零售价的50%左右。超市如果再分拣、重新包装就更贵了。 ”记者在沃尔玛超市看到,紫甘蓝为一斤2.38元。

与此相比,二级批发商加价要少得多。郭清银是一名小蔬菜批发商,每天到新发地批发蔬菜,然后再回到东五环附近的农贸批发市场卖给小摊贩和社区菜店。他的轻型小卡进出新发地市场一次需要缴纳30元,还要另付给市场搬运车队搬运费几十元。另外,他还有每月固定支出的摊位费6000元,雇佣伙计的工资5000元,批发一次来回100公里的油费。郭清银说,“算上这些费用,我一斤菜得加2毛钱批发给下游的小商贩和社区蔬菜店。 ”

在北京达智桥胡同的一家社区蔬菜店,绿甘蓝1元一斤,紫甘蓝一斤1.5元。老板张述这家20多平方米的店面,每月成本4000多元。此外,还会有蔬菜损耗。 “总算下来,进来一斤菜能卖出去七八两就不错了。一般一斤加价六七毛钱再往外卖,否则不够成本。 ”

专家点评:缺乏规模化生产农民赚不到钱,中间环节费用过高

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院长邬跃说,农民辛苦种的菜为什么不挣钱?原因在于生产规模小,流通没有组织化,甚至不知道该种什么。

 

 

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认为,传统流通模式的弊端显而易见:一是周转环节多,农产品的保鲜度低;二是从产地到餐桌,层层加价,菜农没有增收,市民没有买到便宜的菜;三是经过层层流转,农产品损耗很大,把劳动成果变成无效消耗,造成很大社会浪费。他还提出,大型批发市场的收费名目繁多,很多是不合理的,而且也过高。

刘同理建议,要大力推进农业的规模化生产。此外,利用“互联网+”将蔬菜等农产品通过农村网店直销,取消中间环节,既让农民增收,还可抑制城市农产品物价。另外,农户还可以通过合作社直接对接学校、机关、部队、超市等,减少中间环节,有效控制价格。
注:本文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评论



分享

热门文章

资源链接:
CopyRight @ 2017-2020 版权所有 上海农产品行业云 技术支持:长沙云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Power by DedeCms